联系我们

易明心理网 西山工作室

北京医易艺信息咨询中心

电 话:13718992622
E-mail:jack2112@126.com
Q Q:66163793
微信:westenhill-rainpapa
微信公众号:www-ymxl-net
支付宝:westenhill@126.com
账 号:6222370025261435
开户行:工行牡丹卡中心
户名:颜浩

易明心理咨询网 >> 心理咨询 >> 心理困扰问与答 >> 社恐的我还有明天吗

千旺彩票

时间:2016-11-27  点击:


居里:
小时侯的我可能就属于比较胆小敏感的吧。那时侯并不觉得自卑,也从来不认为自己内向,我觉得自己性格还是比较活泼的,虽然害羞了些。我是独生子,幼年没有上过几天幼稚园,印象里深刻的是在幼稚园里和小朋友们排队洗脸,一个小男孩推我了一下插队在我前面,当时我很害怕没有敢抱怨;另一件是有天的晚饭是大米稀饭,里面放的有大头咸菜,特别好吃,但我没有向阿姨要,因为不好意思张嘴。
回头想这些往事,实际胆怯的心理在我幼年的生活中就留有影子。我的初中和小学是在同一所学校上的。离市区比较远。我13岁那一年搬了回家,住到了市中心。但我没有别的人兴奋和开心,换了个环境,我很害怕要过车水马龙的马路,每天面对陌生的人。在郊区住的十年里,我每天就是上学回家,在老师眼里我是一个学习好的乖学生,父母尽可能的满足我的要求。我很少去买菜什么的,菜市场离家也远,父母只要我学习好就行。
每年老师给我下的评语都是学习认真尊敬师长守纪律,希望以后大胆发言之类。我的确不爱在上课的时候举手发言,大多时候不是我不会,而是我不敢。上三年级的时候表演节目,因为我的表演不自然,老师改让我演小树(不用露脸手拄一个树木样的道具),印象里还有一次我是做主演的,小品结尾有一段独白,因为太紧张的缘故总是说的太快,达不到老师的要求,所以也换了人。从那以后,每年的大型文艺比赛我能不参加就尽量不参加。初三的那一年班里开联欢会,我悄悄的溜掉了,我害怕到时候会让每个人出节目。
上高中我到了市区的一所重点中学,剪短了头发遮了两边的脸。以为这样我上课时回答问题脸红就不会被人察觉了。(在小学的时候有淘气的男生说我的脸象猴屁股)。这样过了半学期,还好没有人发现。但新的问题来了,后半学期我换了个同桌,是个男孩子,我浑身不自在,我觉得自己的别扭也一定被那个男老师看出来了,要不他怎么总是故意老提问我呢。(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我见了男同学会不好意思。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班里来了个留级生,属于在学校很“风光”的那种人,有次外班的人寻仇找到我们班,架打起来了,我害怕的去叫老师,总算制止了风波。后来有人说那个男生喜欢我。那个年纪还不懂事,只知道他隔三差五地去我上学的路上等我,会有一些好事的同学起哄,我开始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心理很反感他。他有时跟我说话就不理睬他。还好这样的日子不长,新学期转来的女生转移了他的视线。我从小学四年级分班到初中毕业,一直都是单人单桌。我的母校是个子弟学校,生员少条件好。采取这种形式维护纪律便于管理。)高中每天和一个男生坐在一起很难受,加上学校管理不严,我学会了逃学。结交了一个酷爱明星的女同学,受她的影响,我疯狂喜欢上了影视明星,特别爱看电视啊录象啊,通过这种方式“接近”偶像。逃课看电视,还不用和男同桌坐一起,这时候的我已经开始偏离正常生活的轨道,失去学习的目标了。很难把初中时那个第一次化学考试得了59分,而痛哭流涕的我联系起来了。高一结束我三科都不及格,爸爸找人托关系,非要我留一级(当时学校不允许差生留级)。家长的好意变成我人生又一个悲剧的开始。
我到了下一界的重点班,我去报到的那天,同学们已经军训完了,经过一个星期的训练,彼此都熟悉了些。我还记得自己抱着铺盖卷去班里的那天,(重点班需住校)同学问军训时怎么没见过你。我只好说当时有病没有参加(我不愿让这些比我年龄小的学妹学弟知道我是上一界的学生)。因为去得晚,已经排好了座位,我暂时坐到了最后一排。最后一排有两个男生,我不愿与他们坐一起,就把一副桌椅拉了很远坐下。在新的班级我很少说话。最让我头疼的是还要住校。我好不愿意住在寝室里,要和7个女生在一起,每天看着我吃饭睡觉,我会难为情,勉强住了几天,我死活不愿住下去了。我变得很孤僻,很敏感,别人看我的眼神也怪怪的。班主任跟我爸爸说孩子不太合群,有些孤僻。(从那一天起我知道孤僻这个词语)。仗着我念过高一的课,我上课也没有心思听,一下课便跑到前面的教学楼去找初中时在这里念书的同学。时间不长,加上高一的底子本来就不好,这个重点班的学生学习都很拼命,成绩都在年级里排的上名次。学校注重升学率,对重点班很看重。我一下子就和不少同学拉开了距离。为了督促激发学习热情,班主任实行按分数排座位,从那以后我就在第一排和最后一排换来换去(这是为后进分子特意安排的位子,学习靠前的人可以随便挑座位)。我班的同学不仅学习好,而且参与学校活动的能力也很强,经常有人在学校组织的学习、体育、文娱比赛中获奖,这不仅没有激发我的学习热情,反而让我觉得更自卑,既不会表现自己,学习也拖班级后退,加上不住校和同学的距离越来越远,发展到最后,我不参加班里的集体活动,不上体育课,以至高中毕业体育考核时,带队的老师说没见过你呀,你是#班的吗。高中毕业照毕业像的时候我没有去,很自卑,觉得自己不属于那个班级。
我读了成教的一所大学,不用去外地,在本市。四年的高中生活,既没有学到知识,也很少参加社会实践。每天想的就是自己没脸见人了。留了四年的不长不短的遮脸发,很可惜,在高一那年一个老师提问我时,说我的脸怎么红了,让我的这点虚荣心也荡然无存。(上初中时我就很在意别人说我脸红,初二有篇英语课文,有一句是Bob’s   face   turn   red  ,我平常最怕老师提问我了,那天偏偏是这句话让我来读,可能我也脸红了,老师为了加强学生的理解力,就随口说你们看###的脸红了,这句话是这个意思。我当时好窘啊,连脖子都是红的。下课了就有同学开玩笑,你的脸真的好红啊,应该搽些白粉)
为了改变形象,也为了豁出去吧,事实证明我过去的四年头发白留了,还是被人看出我爱脸红吗。索性将头发扎起来。在大学的三年我也是独来独往,女同学很少说话,男同学基本不说话,三年我勉强住了一年的集体宿舍,与大家在一起我会不自在,怕人家看出我的脸红来。还好大学不用发言。一切社会活动包括大学校园的活动我都没有参加。每天活在自己的世界。迷失了学习的目的。而是躲在校园这个暂时的避风港里逃避。
可以想象我的学业不会优良。成教是不分配工作的。24岁那年我有了一份正式的工作。和我一个办公室的是个年长我十岁的男人。刚参加工作的茫然,让我的工作谨小慎微,每天要与领导打交道,还清一色的全是男领导。我见了他们会害怕、脸红、心跳,越是压抑越是怕被人看出越是紧张。与我一个屋子的那个老男人,我觉得他看出了我的紧张和手忙脚乱。和他在一个屋里很压抑,我不会微笑了。谁知那家伙是个很“深沉”的人,也成天摆一张老脸对我。那时的我每天上班就象受刑。下了班,很无趣。我去报了个学习班,没有学两个月,我坚持不下来了,上学时的那种感觉又回来了,我惧怕人多的时候,尤其是人扎堆时的气氛(在大学因为教室很宽敞我总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)。我开始不能每天坚持去上课了,下了雨,不能骑自行车我开始怕坐公交车,如果有座位还好些,没座位时我站在那里感觉自己的脸会红会心率不齐。那个课程就这样无疾而终。
我不能象上学时那样逃课来逃避,我得每天上班面对许多人,我喘不过气来。恐惧在一天天膨胀。2003年的时候,我不愿过年走亲戚。到了十一,我一个人在家躺了三天,起来的时候整个人脸象白纸,我有一种“解脱”的念头。我鼓起勇气出门,一家家的药店买药,没有大医院的处方,没有人敢卖给你药。我回到了家好绝望好难过大哭一场。父母回来见了说,你就为这一张脸活吗,父母还都在你用的着这么哭吗。我知道他们是气头上,但是他们不了解我的心。年底的时候我请了假。在医院的一个星期里,医生问我什么,我只是哭。他们就每天挂吊瓶。我之前瘦了十几斤,吃不下,睡不着,每天嗓子一大块东西堵着。注射了药物很贪睡,会有反应,每天晚上护士要查好几次房。父母很爱我,守护在我身边。没有大的改进,只是食欲好了。我去咨询这家医院的心理医生,因为很忙吧,那位医生说,这样吧,你活不下去的时候可以找我……
出院(应为钱因为我的工作)。单位改革,走了许多人,那个同一办公室的老男人也调走了。没有了他这个外因起码我在办公室是安全的。接下来换医院看病(开始认为自己有病)。吃药,时好时坏。有人介绍对象给我,我好怕去见面,但我又想让自己改变。我鼓起勇气去了。很糟糕,我的汗啊把衣服都湿透了。第二次我不太敢去了。结果逼去了,天热坐了个有空调的地方。头次没有敢认真看这个男孩,这次不得不面对面,不记得和人家说了些什么,只记得当时急着脱身,胡乱找了个借口溜之大吉。我不愿意再见人家就说嫌人家长的丑。这样的见面还有。
2004年的时候,我遇到了初中的同学,我对这些同学比较有感情。我高中的四年象地狱,大学各奔东西。是个女同学,她与一些同学保有联系。因此又见了其余几个同学。大家都觉得我变化挺大的,不爱说话了。(个中只有自己明了)有一个男同学对我有好感,又见了几次,他属于很会侃的那种人,小时侯就是,长大了也是。说话他是主角我是听众。我在有好感的人面前羞于表现自己。
去年看到中央台的心理访谈,正好那一期的女人和我的情况相似,但不完全相同。所以我当时给杨凤池发了伊妹儿。结果如石牛入海。
去年家里人张罗着介绍男朋友给我,我一概应付。有一个 “追”的很紧,天天打电话,我好烦恼,拒绝一次两次人家不买帐,我哪有心思听他的故事,他也不能体会我的“痛苦”。如果和他做朋友,我得面对他,和他在一起上街的话,我会脸红,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。我变得冷漠,不关心别人,也很不喜欢自己。我觉得老天对我很不公。为甚莫让我如此的害羞。药物不能依靠,但他的确能让我心情好些。我想和命运赌,几天不吃药,结果很失败。要奔30的人了,为何还这么胆怯,对自己没有信心,没有安全感。我选择睡觉,不用想脸的问题,睡着很安全,这几天我自己又调整不过来了,需要找医生,尽管现在的医生职业道德…(上个星期五的时候,我好无助,就给心理医生发短信,她没有理我)。
我是个正常的人吗??自己在心里说是,那我为什么改造自己这么难呢????
有明天吗??属于我的。


西山:
你好!
可以肯定地说,明天属于每一个人,特别属于象你这样关心自己的明天的人。
恐惧症的形成中焦虑是起到相当大作用的。胆小,在重要场面不敢讲话,怕被别人关注等,许多人都有,当属人之常情。这种表现里面其实含有积极的意义:担心自己表现不好丢脸——希望自己表现好;怕人家关注是因为怕被议论不好——希望自己得到正面的赞扬和议论;胆小怕受伤害——希望自己强大不受伤害。因此,几乎所有恐怖症在根源上都有积极的动机——想让自己更好。
动机的目标与现实表现有差距(当然啊,否则就没有动机了!),而一时没有办法或没有那么快缩小差距,也没有人帮助(比如父母不理解,还雪上添霜),心里就着急了,形成焦虑。焦虑是动机受到阻遏后产生的情绪,可以变成压力突破阻遏。但过度的焦虑本身会成为新的阻遏,此时的压力是随同关注指向自己的,而不是指向问题的了。因焦虑而更加焦虑,形成恶性循环,于是恐怖症就形成了。关注自己言行不当,就成社交恐怖或公众恐怖;关注自己脸红就成赤面恐怖。这两种经常是伴生的。
社交恐怖症的特点就是过于关注自己的表现,以至于没有心理能量用在该解决的问题上。明白这一点,把关注转移到要面对的问题上来,思考和解决问题,解决不了就请人协助解决,完全以面对的问题为中心,症状自然就缓解了。
当你请教他人的时候,告诉自己谦虚一点,诚实地接受别人的嘲笑,甚至可以自嘲。因此而羞红脸是正常的心理反应。
当你能解决一个又一个问题的时候,你的自信心也就在不断滋长起来。某一天,你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恐怖症了也无须惊讶。
在你的恐怖症中还掺杂着抑郁,这是符合恐怖症发展逻辑的。你一直以自我为关注中心而不是以你需要做的事情为中心,必然导致事情做不好(特别是学习阶段,压力大更难应付),受到批评贬低,这样你慢慢相信自己没有用,能力低甚至品质不好,把愤怒指向自己,以至于要自杀。
但认真检索一生,你不难发现自己曾经有过辉煌,比如你初中成绩好、考上重点。这就说明你绝对不是一个低能者。
进重点高中之前你以学习为关注中心,进重点高中之后你以“我的学习成绩差”为关注中心。所以你才变了。良好的动机走向不良的结果,是因为心太急以至焦虑太重,欲速则不达。
大多数人的社交恐怖都是不治自愈的。根本的诀窍就是放弃对自己的症状的不满意、仇视和对抗。“算了,我就是这样的。着急也没有用,不如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吧,该干啥干啥。”渐渐就好了。
有咨询师带着也许好得更快,但也许反倒加固了。一种情况是咨询师水平问题,老让求助者关注恐怖症这件事;另一种情况是求助者问题,如果他这样解释他的失败人生:都是叫这恐怖症给害的,要不我就怎样怎样了……。这两种情况将导致久治不愈甚至越治越顽固。

顺便说一下,心理医生没有义务回应你的短信或伊妹儿,如果你不是要建立咨访关系而只想得到一个答复,你就只能到这里来。网站问答(包括论坛)是一扇通往心理咨询的门,并不就是心理咨询。如果你希望得到我进一步的深入的帮助,是需要约我的工作时间并支付费用的。在这里的答复,包括一定的分析,都不一定能真的帮到你,只是为真正的帮助提供一个可能性。社会关系都讲究平衡互惠,而不会象父母那样无条件地给予你,即使父母,也还需要一种分寸,否则孩子就不会独立成长了。你是否习惯于通过助人来得到友情呢?很多社交恐惧者都缺乏朋友啊!说实话,你的求助函写得太长,更像倾诉函了。你愿意开始一段心理治疗的历程吗?


咨询规则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隐私政策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2004-2007 易明心理网 All Rights Reserved
手机: 13718992622 支付宝:westenhill@126.com 微信公众号:www-ymxl-net
账号:中国工商银行牡丹卡中心 6222 3700 2526 1435(颜浩) Email:jack2112@126.com
基本账户:中国民生银行北京昌平支行 693412269 户名:北京医易艺信息咨询中心
备案许可证:京ICP备号07006174